您的位置 : 顏夕文學網 > 小說庫 > 仙俠 > 嘆君心

更新時間:2020-01-16 15:59:50

嘆君心 連載中

嘆君心

來源:落初文學作者:落曼凝華 分類:仙俠 主角:帝曦宮華

有很多書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嘆君心》的小說,這本小說是作者帝曦宮華傾心創作的一本仙俠奇緣小說,小說的內容還是很有看頭的,比較不錯,希望各位書友能夠喜歡這本小說。[清冷上神女主vs卑微半魔男主]君不見,是誰千年之前攪動風云;君不見,是誰回眸一眼看盡滄桑。為了他,她寧與天下人為敵;到頭來,卻不過是一場相負。一念相負,成了他歷經千年的悔恨;千年相尋,終于有失而復得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浩瀚的海上,一艘墨家的商船駛向遠方。墨梓兮回頭見瓊仙島在視野中愈漸縮小。

“小姐,三島四州,您要去哪處呢?”茉兒問。

墨梓兮望著海天交接的地方,啟唇:“去東州?!碑吘?,東方是太陽升起的地方,最接近光明。而她是光明之神,自然向往光明。

東南西北四州,西州最強,東州次之。

三日后,商船駛進一處港灣。墨梓兮和茉兒下了船,由墨家的人接應,住進了一個別院。

東州的墨家旁支派來的人問墨梓兮:“大小姐,不知您接下來有什么安排?”

墨梓兮道:“為我準備好飛馬,我不日前往都城?!?/p>

那人便問:“可要通知都城里的分支,讓他們做好準備?”

“也好?!蹦髻恻c頭。

晚上,墨梓兮和茉兒走在繁華的街頭。茉兒道:“原來,四州的夜晚也和三島一樣繁華??!”

墨梓兮微微一笑:“四州除了會修煉的人比三島少,其他的也就沒有太大的差別了?!?/p>

“哦?!避詢狐c點頭,隨即便周圍的事物吸引了視線。

次日,兩匹飛馬拉的馬車在別院外停下,馬車前站著八位白衣婢女。

墨梓兮嘴角一抽:“太招搖了?!?/p>

負責的人卻有些不贊同:“大小姐此去路途遙遠,身邊不能沒有人照顧?!?/p>

墨梓兮想要扶額:“用不著這么多人?!?/p>

見她真的不同意,負責的人就只留下一半婢女。墨梓兮也不好再說什么了,誰讓她在別人眼中就是個不會靈力的廢柴呢?

墨梓兮坐進馬車,飛馬張開翅膀飛了起來。是個婢女和茉兒運起靈力跟在后面,向都城的方向而去。

此時東州君主容均正召集大臣商討迎接墨梓兮的事務。

“諸位皆知,蒼嵐、玄汐、瓊仙三島強者林立,卻唯有瓊仙島是真正的超然世外。墨家大小姐雖生來不能修習靈力,但能在墨家乃至整個瓊仙島都身處主導的地位,想來定不會是真的廢材,我們萬不能怠慢了?!比菥?。

有人便道:“不如讓太子殿下前去迎接吧,兩人若能看對眼也是一件美事?!?/p>

容均想了想,覺得確實如此。墨家大小姐基本上掌管了整個瓊仙島,若與太子結親,東州便等于是得到了瓊仙島的支持。于是,他大手一揮,定下了這件事。

帝宮內的一座偏僻的宮殿外面不遠處,一名墨衣少年摸索著前行。兩名宮女路過此處,在遠處駐足。

“這就是那位瞎眼皇子吧?”一名宮女道。

“噓!他就算瞎了眼,也是皇子的身份,不是我們可以議論的?!绷硪蝗苏f。

兩人默默離開。

一名同樣身著墨色衣裳的少年跑到皇子面前,問道:“殿下,您怎么出來了?”

“她來了,”容景無神的眼眸朝向城門的方向,“北夜,帶我離開?!?/p>

北夜愣了一愣:“殿下,‘她’是誰?”

“帶我離開帝宮?!比菥皼]有回答,只是又重復了一遍剛才的話。他面色如常,然而那微顫的雙手還是出賣了他心里的不平靜。

北夜無奈,只得背起容景,運行靈力,迅速到了宮外。

城門口,一輛由兩匹飛馬拉著的馬車從天而降。馬車前,站在四位白衣女子和一名藍衣少女。

太子容卓與眾多大臣齊呼:“恭迎墨大小姐!”

藍衣少女撥開馬倩倩的帷幕,俯身道:“小姐,我們已經到了,茉兒扶您下來?!?/p>

墨梓兮頷首。

一只修長而白皙的玉手探出。隨即,一抹白衣倩影緩緩出現在眾人眼前。女子的裙上,繡著古老而典雅的花紋。三千青絲自然的垂于身后,插著幾朵銀白色的珠花。她有著嬰孩般柔嫩的肌膚,明眸皓齒,可謂絕世姿、傾城顏。

容卓一時之間看呆了,竟有些不知自己身在何處。

“卓太子?”墨梓兮喚了聲。

容卓迅速回過神來,意識到自己的失態,假咳兩聲掩飾住尷尬:“墨大小姐,請?!?/p>

“卓太子請?!?/p>

兩人朝行宮而去,身后一行人默默地跟著。

一個角落里,容景顫聲喃喃:“曦兒,是你對嗎……”

北夜站在一旁,不解:“殿下,您所說的‘兮兒’,可是墨大小姐墨梓兮?”

墨梓兮忽然駐足,向四周張望。

“怎么了?”容卓問。

“哦,沒什么,”墨梓兮笑了笑,“剛才好像聽見有人在叫我,可能是我聽錯了吧?!彼^續往前走。

墨梓兮面上帶笑,心里卻是另一番想法:宮華,真是沒想到,你竟然也來了人界,你是鐵了心要擾我安寧對吧?

望著墨梓兮遠去,容景從樹后走出,半晌沉默。

曦兒,千年了,我已是刻骨銘心的悔恨,可要怎樣才能被你原諒呢?

容景苦笑,如今這樣的結果,不正是他自己作出來的嗎?怨得了何人呢?

風起,葉落,少年的身影落寞,佇立許久……

入夜,墨梓兮息了燈火,卻久久未躺下入睡。她都:“既然來了,你又何必躲躲藏藏?”

一股風將窗戶吹開,旋即,一個黑影無聲地落入房中。墨梓兮凝眸一看,可不是容景么?

“不知閣下深夜造訪,有何見教?”墨梓兮坐在床前,漫不經心地問。

“曦兒……”容景輕聲喚道。

“住口,”墨梓兮一瞬之間出現在容景半步之遠,“閣下非我爹娘,非我故友,‘兮兒’這樣的稱呼還是免了?!?/p>

容景忍下心中的苦澀,問她:“那我該怎樣稱呼你呢?”她伸手想要觸摸墨梓兮,卻被她避開了。容景收回手,將手縮進衣袖中,隱藏住深深的失落。

“這重要么?”墨梓兮清冷的聲音在房間里回蕩,仿佛隨時都會飄遠,“閣下還是回吧,不耽誤了我休息?!?/p>

容景即便雙目失明,也能感覺到墨梓兮看他時眼中的冷意,他揚起一個凄美的笑,道:“那你好好休息,我先走了?!?/p>

容景翻越到窗外,在闌珊的月光下緩緩離去。

然而他尚未走遠,就已撐不住。一口鮮血從口中噴出,他身子一軟,倒在了地上。

小說《嘆君心》 第5章 少年終是為情殤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現代小說
  2. 空間小說
  3. 科幻小說
  4. 貴族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淘宝快3qq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