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顏夕文學網 > 小說庫 > 玄幻 > 戰皇

更新時間:2020-01-20 14:02:14

戰皇 連載中

戰皇

來源:落初文學作者:一難 分類:玄幻 主角:風七南宮輕衣香苑

主角叫一難的小說叫《戰皇》,它的作者是風七南宮輕衣香苑傾心創作的一本玄幻修仙風格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皇權之爭,神魔之戰,神與魔的選擇,是必然,是宿命,還是征伐背后神與魔的操弄?每一個覺醒后的神魔武者,都是這盤無形棋局中的一枚棋子,誰又能跳出棋局,不被命運捉弄。諸天神魔,誰主沉浮,一個少年,一顆殺戮之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“走過路過,千萬不要錯過,各種奇花異草,有的能救死扶傷,有的能讓你功力大進,機不可失,失不再來!”

“瞧一瞧,看一看了,各種珍稀礦石,是你打造絕世利刃的最佳選擇!”

“你還在為沒有好的神魔之法而發愁嗎?你還在為自己的神魔之法太弱而心情沉郁嗎?那還等什么,這里有絕傳神魔之法千百種,總有一種適合你,讓你一躍成為同級中的巔峰,傲笑群雄!”

“一把好的兵器,決定著你的命運,決定著你的未來,你還在猶豫什么,伸出你的雙手,選擇命中注定的神兵,為自己開辟出一個光明的未來,神兵在手,天下我有!”

聽著周圍的一聲聲激昂澎湃的吆喝,看著一個個慷慨勵志的叫賣,江秋也不得不承認,這樣的叫賣雖然相信的人不多,但即便不相信,還是會吸引人圍觀,甚至是慷慨解囊試試自己的運氣。

風七邊走邊看,有時也會停下看著買賣雙方的討價還價,有時他也會仔細打量那些稀奇古怪的東西,卻沒有去真正的購買。

逛了半天之后,風七就來到一個售賣各種功法典籍的攤位前,且不只是功法典籍,還有一些文人字畫,就連攤主都是一副書生打扮,完全不像是一個神魔武者。

正在招呼其他客人的攤主,看到風七停下,還是立刻含笑招呼道:“小兄弟可以隨便看看,說不定就能從中選出一種絕世功法!”

風七還沒有說話,正在挑選典籍的一個青年就笑道:“老板,若真的有絕世功法,你還會拿出來售賣嗎?”

攤主神色一正,道:“兄臺此言差矣,為了造福更多的神魔武者,在下付出一些又算得了什么!”

“哈……這么說來你是無私奉獻了!”

“你們這些年輕人,是大陸的未來,若是你們能在我這里得到一種絕世功法,未來能造福一方,也不枉在下一番苦心付出了!”

“哈哈……既然老板你這么無私,不知這典籍還要不要錢???”

“錢財乃是身外之物,也是絕世典籍對有緣人的考驗,俗話說的好,想要有所收獲,就要有所付出,若是連一點身外之物都不愿舍棄,又如何能得絕世機緣呢!”

“哈……就是不知道這些所謂的功法典籍是不是真的有用!”

“有緣者有用,無緣者無用!”

“我靠……”

風七也是一笑,隨手拿起一本書籍,名曰梅花劍法,仔細看了看書中的內容,這的確是一套貨真價實的劍法,但也是很普通的劍法而已。

不過,風七在看完這所謂梅花劍法的內容之后,心中卻是莫名一動,這不是此劍法對他有什么作用,而是從此劍法之中,讓他想到了自己的四季劍中的冬雪劍勢,同樣是劍出如花,只是冬雪劍勢更為簡單一些,而這梅花劍法所形成的梅花綻放,更為復雜幾分。

這并不是說梅花劍法的威力就比冬雪劍勢更強,只是在表現花的上面各有所長而已。

“雪花,變化較少,只因雪花從出現時就是雪花,而梅花,變化較多,從花苞,到綻放,是一個變化的過程!”

風七沉思一下,隨之就是一笑,這梅花劍法或許并沒有對他產生實際性的作用,但卻在無形中為他指引了一個方向,給了他一點明悟。

風七將梅花劍譜放下,隨手又拿起一本典籍,名曰飄絮身法。

身法對神魔武者同樣重要,這能增加自己在對戰中的靈活性,不過,這飄絮身法同樣是很普通,意義并不大。

將飄絮身法典籍放下,風七沒有再去看其他典籍,目光落在那些字畫上,有的字畫攤開,有的卷成卷軸,無法看到畫中內容。

“老板,這些字畫有什么用?”

若說這位攤主只是售賣一些功法典籍,風七還能理解,就算這些功法典籍很普通,可總有人需要,但這些字畫能有什么用,難道還買回去裝飾住處嗎?

可這里是暗月城,來這里的神魔武者,大部分都是去暗月森林歷練的,那里會在這里有固定的住處。

攤主呵呵一笑,道:“小兄弟,你這就有所不知了,神魔武者的功法,本就是從天地自然中悟出,有人看山川有悟,有人看日月有悟,有些人卻在吟詩作畫中有悟,人不同,心不同,所得也不同!”

“就像是這同樣的一副字畫,有人只能看到字畫,有人卻能從中看到機緣!”

風七神色微動,或許這位攤主所說,忽悠人的意思更多,但他也不能否認這番話語中真有一些道理,畢竟每個人的心和眼光不同,看待同一樣事物的感觸也絕對不同。

剛才和攤主胡侃的青年,立刻接道:“老板,一副普通的字畫,你都能扯出這么多,那你說說,你能從這一副字畫中得到什么?”

“天機不可泄露!”

“切……”

風七呵呵一笑,道:“不得不說,老板你的確是做生意的絕世天賦!”

“讓小兄弟見笑了!”

風七笑笑,掃視一眼這些字畫,就伸手拿起一個卷軸,這個卷軸看起來很是古樸,像是有一定的年頭了,就是不知道這份古樸是真實的,還是人為作假導致。

風七緩緩打開卷軸,映入眼中的是一副水墨山水畫,除了黑白,再無其他顏色。

風七對字畫并不了解,但也能看出手中的這副水墨山水畫很普通,仿佛是文人隨意涂鴉,不過,字畫雖然普通,但也畫出一副山水林間,在一座山巔,還有一個人,一個一手持劍,一手飲酒的身影,如同山水間的劍客,避于紅塵之外,瀟灑于山水之間。

在此畫左上角,還有兩行字——人在山林,神游水墨,酒劍在手,紅塵歸心!

風七低聲念叨一句,看了看水墨山水,看了看筆走龍蛇的字跡,心中有種莫名的感覺,仿佛向往著這種身在紅塵外,醉在水墨間的瀟灑。

“老板,這張水墨畫多少錢?”

風七的話,立刻引起攤位前其他客人的目光,要說風七購買幾本功法典籍還好,就算功法普通,至少還能用,但購買一張普通的水墨畫有什么用,難道還隨身帶著去暗月森林中歷險嗎?也忒不方便了。

攤主卻面露喜色,道:“小兄弟能買這張水墨畫,那就說明小兄弟和此畫有緣,而在下能作為牽線人,能了卻此畫的緣分,也是一樁善事,既然小兄弟愿意拿出一點身外之物作為謝禮,在下也不敢推辭,卻也不敢多收,否則就是褻瀆這一緣分,那就一千金幣吧!”

“切……”周圍人頓時大翻白眼,一張破畫,竟然要一千金幣,還真是獅子大開口??!

風七也是暗暗咒罵一聲,臉上卻露出一抹無奈,道:“看來在下和此畫無緣啊,算了,老板你還是留著繼續等待它的有緣人吧!”

聞言,攤主臉上的笑容更濃,道:“小兄弟此言差矣,你能在萬物眾生之中選中此畫,已經說明你們之間的緣分,至于對在下這個牽線人的答謝,只是小事一樁,小兄弟隨心意拿點就好!”

“哦……那就十枚金幣吧,希望老板莫要嫌少!”

攤主臉上的笑容猛地一僵,嘴角都忍不住微微抽搐幾下,還沒見過這種還價的人吶!

但隨即就反應過來,笑道:“十枚金幣就十枚金幣吧,能湊成你們之間的緣分,在下已經心滿意足了!”

“那就多謝老板了!”風七倒也干脆,拿出十枚金幣遞了過去。

攤主利落的將金幣收起,笑道:“小兄弟一看就是福緣深厚之人,或許能在這里遇到更大的機緣!”

“多謝老板,在下改日再來!”風七卷起水墨畫,裝進自己的背包里,轉身離開。

“嘖嘖……十枚金幣也是賺了!”攤主暗暗一笑,就繼續招呼其他客人

正常情況下,就風七購買的這張水墨畫,一個金幣都不值,這一點風七也清楚,他之所以購買,也只是此畫讓他有種莫名的感觸而已,并非是真的覺得此畫有什么不凡之處。

風七又在各個攤位前轉了許久才真正離開,且又購買兩套換洗的衣服,簡單的吃了一頓飯之后,才重新返回小月客棧的房間。

接下來的日子,風七白天會在暗月城里四處轉轉,傍晚就會回到客棧,然后靜坐一夜。

時間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,轉眼就是一個月。

清晨,天還沒有亮,房間內還是昏暗一片,而在床上靜坐的風七,卻突然睜開雙眼,手邊的劍驟然而動,在昏暗之中劃出一道劍光,劍花如雪。

這一劍,正是四季劍中的冬雪劍勢,但和之前有所不同的是,這次的雪花有些怪異,像是飄落的雪花,又像是一朵花苞,并在剎那間如梅花綻放,如在雪中綻放的紅梅。

轉眼間,梅花消逝,房間內重新變得昏暗,而風七的眼神卻更加明亮。

“一個月的琢磨,終于讓冬雪劍勢更進一步,多了一些變化!”

小說《戰皇》 水墨畫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逆襲小說
  2. 歷史小說
  3. 異世小說
  4. 腹黑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淘宝快3qq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