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顏夕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夫人,將軍要你寵著他

更新時間:2020-01-21 10:26:24

夫人,將軍要你寵著他 連載中

夫人,將軍要你寵著他

來源:追書云作者:一麻袋 分類:言情 主角:輕煙色傅星塵

主角叫一麻袋的小說叫做《夫人,將軍要你寵著他》,是作者輕煙色傅星塵創作的穿越重生類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領獎的時候被炸穿越,還有誰比她更慘嗎?人生處處是風景,但作為嫡出的她被人處處針對和欺負,不過也無妨。一身好演技,斗姨娘,自立門戶斂財忙。無奈京中男兒郎,容貌姣好體力強?!奥犝f你跟本將軍有一腿,還說本將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“這簪子上有個月字,這是當今戰神的東西?!?/p>

“你的意思,是說你與當今戰神有關系?”信義半信半疑。

戰神?

臥槽,好像把禍闖大了了!

她假裝吃驚,不可置信的后退了幾步,一臉茫然的喃喃道:“當今戰神?你說這簪子是當今戰神的?我都已經死到臨頭了,大官人您還在唬我?叫我如何能相信?”

說完還用力掐了自己一把,逼出晶瑩的淚珠。

信義被她這真真假假的模樣還當真騙了去,微微拂了拂袖,表情凝重:“本官經常出入皇宮,難道還不認識這東西?王爺怎么會得花柳,朝野皆知,王爺他不近女色,就算是婚配……就算是婚配,那些女子也架不住王爺的氣命,死在途中,根本不曾接觸男女之事,你可不要信口污蔑!”

輕煙色心想:對不起了,那位戰神爺,借您的身份用一用,反正您也是個克妻的命。

日后有需要的地兒,她絕對赴湯蹈火在所不辭!

感覺耳邊響起了熟悉的悲情音樂,她順勢倒在地上,左手按住心臟,裝出隱隱作疼的模樣,聲音作抖,好像悲痛欲絕:“原來這真的是戰神的東西。軍隊里面不干不凈供士兵享樂的女人那般多,誰敢說所有的女人都是干凈的??蓱z我這清白之軀,將軍倒是風.流快活了,留我一個人面對悲慘的下半生,這可怎么活啊……請大官人娶了我吧,反正二娘也是讓您霸王硬上弓,官人……你,你別走啊,官人,救救我,嗚嗚——”

信義嚇得連退三米遠。

他縱然喜歡美人,也是喜歡清清白白的美人。

這個瘋女人剛剛說自己有病,還有那一段有些扯淡的故事,他本是不信的。但這簪子,他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,絕對是王爺的東西。

他曾經在王爺的母妃,也就是當今太妃的頭上見到過,后來這簪子傳給了王爺,有非一般的意義,不可能隨便賞賜人。

不論輕煙色說的和王爺的往事究竟是不是真的,她手中有這么一支簪子,勢必和王爺的關系匪淺。他要是碰了王爺的人,后果不堪設想!

看來,現在只能暫時放棄娶小妾的念頭,至少要查明她和王爺的真實關系再說。

可他不想和因為一個女人和戰神交惡!

不行,要快點撇清關系。

信義轉身快步離開了廂房,心中還想著,當今戰神傅星塵,居然有花柳???真是個天大的秘密!

……

輕煙色瞧著人走遠了,才安下心來把玩著手中的簪子。

沒想到這簪子居然和戰神王爺有關系。

根據原主的記憶,長安城里確實有這么一位名聲響徹天下的王爺,他戍守邊疆保家衛國,攻無不破戰無不勝,是百姓心中的英雄,永遠的戰神。

和戰神搭上邊,那就是堪比免死金牌的護身符。

雖然不知道這位戰神長什么樣子,但是他現在正在邊疆打仗,還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。

那信義以為她和戰神有情分,所以不敢碰她,估計也不會把她“不是”清白之軀的事情到處亂說,但恐怕會調查她剛剛說的話。

如果被他發現,她和戰神其實沒什么關系……

不管了,到時候走一步看一步,大不了就說記錯人了。

趙氏進來的時候,輕煙色正在整理衣衫,當下便以為事情成了,喜上眉梢,笑吟吟的說道:“如今生米煮成熟飯,你不嫁也得嫁?!?/p>

輕煙色瞬間從床上爬到地上,然后抱住了趙氏的腳,聲音凄凄慘慘,“二娘,怎么辦,剛剛那個男人糟蹋了我,我沒有清白了,我再也不是清白之人了,二娘你要為我做主……”

輕煙色這是將計就計。

趙氏一門心思要把她嫁出去給自己的兒子謀福利,沒了信義,也會有下一個。

倒不如讓她以為事情已經成了,至少這段時間她不會再安排些其他什么人。

二娘抬了抬腳,蹲下來假意憐愛,道:“你放心,那信義對你做了如此齷蹉的事情,咱們一定要向他要個說法,咱們輕家也不是好惹的!不過,如今你已經不是清白之軀,傳出去對你的名聲也不好,這信大人好歹也是一品大官,不如就趁此嫁了那信義,好好當個官夫人?”

軟硬兼施,做足了一副好人的模樣,要不是聽見外面的下人們對話,她還當真被二娘這副我這都是為你好的嘴臉給騙了去。

輕煙色抬起臉,抹去了眼角的淚水,假裝倔強又無可奈何的點了點頭。

那信義忌憚著王爺呢,就算她這頭答應了,也要看信義答不答應。趙氏這如意算盤可打不響了。

趙氏一點都沒有察覺出來有任何不妥,只以為女孩子家家沒了清白便六神無主,好騙。

“不過奇怪,信大人走的時候為何沒有說關于多久來迎親這件事?”趙氏問。

輕煙色立馬柔柔弱弱的回答:“大抵是因為對我做了這樣的事情以后略有些愧疚,所以不想聲張。估計他在心里已經有了想法了,就等到時候就選日子來迎親?!?/p>

趙氏狐疑的看了她一眼,總覺得哪兒不對,但是又從她臉上找不出絲毫的破綻,便沒有多問,只道:“那這些日子你得好好的在府內呆著,等著信大人過來迎親?!?/p>

……

當天晚上,輕煙色正在熟睡的時候,恍惚感覺到一陣冷風灌耳,瞬間打了個激靈醒來了。

果不其然,正在自己床榻面前,正有一個男人正死死的盯著自己。

他目光灼灼,穿著洗的泛白的青衫,眉目清秀,似有話要說。

輕煙色往后面靠了靠,故作鎮定的問道:“你是誰,為什么大晚上來我的房間?”

看著她眼中的陌生,男人急切而又小聲的說:“煙色,我是澶郎啊,你不認識我?”

他眼底劃過一絲傷痛。

“澶郎?”抿著這兩個字,又開始在記憶里面搜索了一番。

澶郎是原主的老相好,兩個人在一起好似有段時間了。

這澶郎以寫書法賣畫兒為生,收入微薄,上有老母,體弱多病,日子過的相當艱苦。

原主自殺,也有種殉情自證的意思。

沉思著的輕煙色回過神來,瞬間轉換了表情,輕咬下唇,對上澶郎盈盈目光,她低下頭道:“澶郎,不好意思,我剛被嚇醒,所以大腦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……你有什么事情嗎?”

“當然有事情!”說到此處,他竟然握住了輕煙色的手,然后言辭鑿鑿的說:“我想通了,你之前不是說你不想嫁給輔國大臣當小妾嗎?我決定要帶你一起走,咱們私奔!”

小說《夫人,將軍要你寵著他》 第002章 私奔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玄幻小說
  2. 種田小說
  3. 宮廷小說
  4. 豪門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淘宝快3qq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