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顏夕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福氣滿園之農門貴女

更新時間:2020-01-23 16:26:16

福氣滿園之農門貴女 連載中

福氣滿園之農門貴女

來源:落初文學作者:海藍始見鯨 分類:言情 主角:葉婉欣冷子榮

精品小說《福氣滿園之農門貴女》是葉婉欣冷子榮傾心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海藍始見鯨,書中主要講述了:“我會一直等,等到妳出宮,我們就像現在這樣過一輩子?!鼻嗝分耨R的他給的承諾,是她撐過這十二年宮女生活的動力,但她也明白時間如此漫長,有誰能不變心的等下去?所以,在出宮那一天沒見到他時,她就決心放棄,搬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“是!”葉婉欣哭喊著說著,“那一晚后窗的確被打開,但打開那把鎖的人,卻不是臣女,試問太子殿下,鎖在外面,臣女卻是被關在屋子里的,怎么可能自己打開?”

“隨便你怎么說。葉婉欣,別在這兒裝可憐,露出你的真面目吧!”冷子榮咬牙切齒的喊著,“父皇,那一晚,兒臣的確去過,但兒臣絕對沒有打開那把銅鎖,而且,仵作也驗過,那把銅鎖和天牢里這把銅鎖被打開的方式,如出一轍,根本就是一個人所為!”

“是??!”葉婉欣表情略顯呆滯,怔怔的說著,“到底會是什么人,一次次的潛入臣女所在之地,他這樣做,究竟是在幫臣女,還是要害死臣女呢?”

身后眾臣子,聽得真真切切、仔仔細細,堂堂一個凌國太子,就為了擺脫一個丑女,卻如此的百般刁難、精心設計,最后還不忘一石二鳥,把鎮南侯的女兒也算計在內,如此工于心計的凌國儲君,一旦他榮登大典那一天,自己這些前朝舊臣,還不是一個個去死的份兒?

大臣們紛紛面面相覷,卻已經彼此心領神會。

皇后聽著冷子榮與葉婉欣激烈的一場辯白,血紅色的指甲,幾乎潛進了肉里,一顆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。

憑自己對凌皇多年的揣測,他似乎已經覺察到一切,而容兒現在這副跳梁小丑般的表演,無非就是演義給身后輔佐他的眾臣子看的。

他要讓那些站在太子身后的臣子們看看,他們一心要扶持的凌國儲君,到底是個什么品性的人物,更要讓金氏看看,眼前這位金氏的未來靠山,又是怎樣一個陰險毒辣的小人?

而今,太子說的越多,便會對他的處境越是不利。

所以……

“太子!”皇后尖聲喚著,有意打破二人的對峙局面,眼神看向太子,表情中卻帶了滿滿的暗示:“柔妃妹妹平安無事,已是不幸中的萬幸,剩下的事情,還需多做考究方能定論!”

“皇后說的是!”

凌皇當然是見好便收。長袖一揮,道:“來人,護送柔妃娘娘回宮!”

說完,似有抬步離去的意思。

“父皇?”太子冷子榮一副心有不甘的表情,“請將葉婉欣一案,交付兒臣全權處置!”

哈!

葉婉欣好不開心,這男人是真被自己氣傻了,還是根本就是個小肚雞腸?

都什么時候了,他還想著要報復自己!

不過沒關系,他越是非要置自己于死地,自己偏就活的逍遙自在,不是還有珠靈嗎,有了它,任憑誰都不會舍得動自己。

“太子?”凌皇一臉陰沉的面朝牢門之外的眾臣子,“你非要理清此事嗎?”

“父皇!”冷子榮一臉倔強的表情,躬身應著,“教父從小就教導兒臣為君之道,事情一定要論清是非黑白,絕不能顛倒乾坤,牢中死了那么多獄卒,兒臣不能放手不管,更何況此事還牽扯到柔妃娘娘的安危,此女也是父皇十三年前精挑細選的太子妃,兒臣若不過問此事,有悖父皇的一番苦心栽培!”

“皇上!”皇后知道此時不是訓斥兒子的時候,只得想方設法讓太子盡快從葉婉欣設計這個圈套中跳出來,“太子也是一片苦心,不想讓那么多獄卒枉死,更何況他們也是有家室的人,朝廷雖有體恤,但畢竟還要還他們一個公道才行,只是此事牽扯太多,葉婉欣又曾是太子的準良娣,所以他插手此事,顯然不妥,臣妾倒覺得,可以在尋他人,將此事處置妥當!”

“皇后所言極是!”皇上臉色略有緩和,面向眾臣子的眸光顯然清亮許多,他要快快,倒是有誰,敢接住這個燙手的山芋。

“愛卿們可有毛遂自薦的嗎?”

一群大臣交頭接耳、小聲議論一會兒。

“皇上?!眳s見左相一臉縮頭縮腦的烏龜慫樣,俯首哈腰的猥瑣說道:“此女乃臣之內侄女,此案老臣有心接管,但卻恐落個徇私名聲,終有?;噬虾吞铀?!”

丫的,不接就不接了,弄這么多廢話干嘛?

“不過,老臣倒有一人,可以舉薦……”

噢?感情也是來催命的,生怕抱不住太子大腿,趕來送死的呀!

“說!”凌皇一副盛氣凌人的高傲表情,儼然根本沒把左相葉興放在眼里。

“右相大人陳逸風,明日便可從雪國趕來,此事交付于他處置,最為妥當?!?/p>

當真是不錯的人選,一直是太子拉攏不上、皇子們又高攀不著的一個脾氣古怪的凌國右相陳逸風,確切一點說,他才是凌皇冷承悅真正的心腹,否則去向雪國的欽差大臣,怎么可能會讓他親自前往呢?

葉興倒是賣的什么關子,名義上像是幫了太子一把,可暗地里想來,又算是誰都沒幫。真是一部好棋??!

只是,自己偏就不給他當好人的機會。

凌皇冷承悅為點了點頭,算是默認,“太子,你意下如何?”

太子臉色似有不悅,但卻不敢顯現,“兒臣無意見!”

凌皇點頭,余光微撇,“葉婉欣?”

葉婉欣跪在冰冷的地面上,依然一動不動,靜的像一潭死水,輕聲應著:“臣女在!”

“你還有何話說?”

葉婉欣抬頭,半張可以嚇死人的鬼臉,讓眾人為之一顫,一雙晶亮透明的眼眸,散發出一道道逼人的寒光,忍不住讓人退避三舍,另外半張被她用亂發小心隱藏起來的傾世容顏,卻根本無人看到,“臣女在右相大人審判之前,想再見九皇子一面,懇請皇上應允!”

切!這女人真是不知廉恥,臉都變成那樣了,還想著要見堂堂凌國第一美男九皇子。

不是都睡了一晚了嗎,難道還嫌惡心人家不夠?

葉婉欣不顧周遭人的重重嫌隙的表情和反應,目不轉睛的看著凌皇的舉動,他眼神迷離,似有拒絕之意,葉婉欣頓覺不妙,慌忙把額頭貼在地面,帶了懇求的語氣泣聲說著,“請皇上看在婉欣自幼失去雙親的份上,求皇上答應臣女最后一個請求!”

最后一個請求?

凌皇一顆原本冰冷的心為之一顫,思緒一下子拉回了十三年的那個晚上,那個充滿惆悵和黯然無光的風雨之夜,水清清跪在自己面前,要的最后一個請求,便是要自己照顧好她的女兒。

而今,她的女兒,面對全非、面黃肌瘦的跪在自己面前,再次要最后一個請求,果然是造化弄人、天意弄人??!

凌皇眼眸微闔,思緒良久,提步,轉身,冷冷的走出牢門。

“皇上!皇上!”

眾人尾隨皇上離去,牢門再次被上了鎖,只留下葉婉欣跪在原地,嘶聲力竭的生生哭喊著。

“現在知道怕了?”冷子榮怪異的聲音再次響起。

葉婉欣抹干眼淚,不帶任何表情的直視著眼前的衣冠禽獸,對于這種人,自己沒有愛,更沒有恨,只有惡心!

“不做虧心事,不怕鬼敲門,我有什么好怕的?”葉婉欣擺出一副不以為然的傲慢神色,眼神冰冷的看向牢門之外的冷子榮。

“好啊,那我們就等著瞧!”

“沒問題!”葉婉欣一副很是輕松的應著。

看著她那副傲慢的神色,冷子榮只想一掌拍死她,這女人,怎么就這么會偽裝呢,大難臨頭,竟然臨危不懼,會不會,她肯定還有什么事情瞞著自己,多年養成的疑心和不信任,讓冷子榮越發的擔心起來。

“其實,孤很想知道,你是怎么把柔妃救活的呢?”冷子榮從頭到尾都在奇怪,明明傷口很深,怎么會變淺了呢,明明人已經死了,怎么又活過來了呢?

“我也很想知道,我的臉對你而言,到底有什么用處?”既然他要問,自己就換一個問題給他。

“好??!”冷子榮陰陽怪氣的說著,“想知道的話,你先回答孤的問題!”

哼!還是賣關子,看來自己是不可能從他口中得到想要的答案了。

沉默一會兒。

“太子!”牢門之外,另外一個女人的聲音,憑空掠過。

葉婉欣仍不住循著聲音的方向去看,卻看到一個身形飄渺、姿態嫵媚的妖嬈女子緩緩走來,一張魅惑眾生的艷麗容顏,讓人過目不忘,此人不是別人,正是那晚與冷子榮纏綿女人沈君蘭,也就是藏在這深宮的蘭妃娘娘。

看來,她們真把自己當死人看了,竟然毫不避諱自己的存在。

“蘭妃娘娘,你怎么來了?”冷子榮語氣中帶有嫌隙,似乎對于沈君蘭的到來,很是不爽。

“太子,你還沒看出來嗎?現在不是我們跟這個女人說廢話的時候,剛剛皇上已經生氣了,他在懷疑你的動機?”女人一副帶了提醒的語氣,義正言辭的說著。

這女人不笨,只是好像把所有的賭注壓在了這個禽獸身上,但她似乎還不明白,冷子榮早就看穿了自己的目的,只是錯就錯了,不可能認為錯了,就停止不做了,但如果把錯的,掰成對的來處置,皇上和大臣的態度,便會再次扭轉,自己的威望便再次提升到原點,太子之位,便不會再有危險。比如,讓自己伏法認罪,讓皇上看到自己的一場精心安排,這樣,所有人都會以為他是被葉婉欣那個丑女人設計陷害的。

只是,可能嗎?

“孤全都知道!”

是啊,他全部看的明白,只是,又能怎樣?認栽嗎,因為一個丑陋不堪的小女孩,他就不信,自己堂堂一個凌國太子,就斗不過一個一無是處的小丫頭片子。

“那就趕緊離開這兒,來日方長,現在不是你置氣的時候?!?/p>

“孤還有事情沒有問完!”

“你覺得她會告訴你實話嗎?皇上答應要右相陳逸風審理此案,如果事情有偏差,你的太子之位都將難保!”

“閉嘴!”冷子榮冷聲喝著,“孤的事情,還輪不到你來管!”

“你說什么?”沈君蘭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一雙深色的媚眼,全是驚訝和氣憤,這便是常常深夜潛入自己行宮,日日耳語又糾纏不休的背后依靠嗎?他竟然對自己這樣說話?

“蘭妃娘娘,時間不早了,您還是早些回宮歇著吧!”

“好、好、好??!”蘭妃一臉的悲憤難平,卻又不能放開來喊,因為畢竟是天牢,一旦引起旁人注意,那么她們兩個誰都別想好過,所以,只是連說三個好字,冰冷的轉身,大步跑出天牢。

不愧是練武之人,步伐亢進有力、速度快的驚人。

“太子殿下果然拿得起放得下,臣女以為你只是會對臣女一人如此,原來對您一直追隨之人也是這樣,這樣看來,臣女也沒什么好委屈的了,死的其所??!”葉婉欣趁蘭妃沒走遠,故意說起風涼話。

想必蘭妃聽到這話,心里更不是滋味,這冰冷身影的前面,一定還掛滿委屈的淚水吧。

“少廢話!”冷子榮也覺得自己一時心急,對蘭妃說的話有些重了,臉上寫滿不耐煩的道:“告訴孤柔妃為什么又活過來了,興許孤會讓你死的好過一點!”

“切!”葉婉欣一副不想理喻的嫌隙表情,“您還是省省吧,我的太子殿下,到底我們誰會不好過,不到最后,誰都不知道!”

冷子榮怒目圓睜,依然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,轉身,“來人!”

“太子殿下?”

“打!打倒他肯說真話為止!”

“冷子榮,你**,??!”葉婉欣被兩個獄卒拖出來打,剛剛有些愈合的傷口,再一次被打開,痛的叫苦不迭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葉婉欣睡的迷迷糊糊,夢中看到了一個小男孩兒,頓在地上,一直守在自己身旁,約莫五六歲的樣子,大大的眼睛,小小的鼻子,好看極了,咧開嘴巴沖自己傻傻的笑。

“娘親!”

葉婉欣驚醒,踉蹌的從地上爬起,大聲喊著:“珠靈?”

卻是被身后一陣兒揪心的刺痛,驚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環顧四周,牢門之外,一道白影,赫然引入眼臉,葉婉欣以為是自己看錯了,忍不住揉了揉眼睛,繼續再看,沒錯,就是一個人,一個身穿白色長袍、飄然若仙的謫仙般的人,他靜靜地坐在一張精致的輪椅之上,一雙溫柔得似乎要滴出水來的澄澈眸子,鉗在一張完美俊逸的臉上,細碎的長發覆蓋住他光潔的額頭,垂到了濃密而纖長的睫毛上,一襲白衣下是所有人都不可比的細膩肌膚。在幽暗的光線下,沒有絲毫紅暈,清秀的臉上只顯出了一種病態的蒼白,卻無時不流露出高貴淡雅的氣質,配合他頎長纖細的身材,簡直美輪美奐。

小說《福氣滿園之農門貴女》 17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重生小說
  2. 都市小說
  3. 神仙妖精小說
  4. 穿越種田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淘宝快3qq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