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顏夕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女相師

更新時間:2020-02-16 09:50:30

女相師 已完結

女相師

來源:有書閣作者:Jassica 分類:言情 主角:凌沐妍言恒

小說主角是Jassica的書名叫《女相師》,它的作者是凌沐妍言恒創作的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凌沐妍不過想變賣傳家寶好為娘親換藥錢,誰能想到傳家寶里跳出一個清俊男子來,自稱是凌家幾代供奉的神仙,于是兩人借用相術踏上了混吃混喝的美好生活。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這問題根本跟失物無關緊要,白露皺著眉頭不想回答,秋分倒是看在奶嬤嬤的份上簡略應道:“奴才是秋分那天進府的,他則是白露?!?/p>

“原來如此,”凌沐妍點點頭,又問:“你們二人在城主身邊伺候,都是做什么的,可還有其他人?”

白露有些詫異,看向奶嬤嬤,只以為是她說的,便道:“奴才負責跑腿和傳話,秋分則是管著大人貼身衣物。還有兩人,一個是驚蟄,一個是冬至。冬至年紀最小,也是最晚進府的,多是在書房伺候磨墨洗筆。驚蟄是管家的兒子,管著大人的私房,也約束著外院的下人?!?/p>

這么聽來,驚蟄倒是隱隱為四人之首了,權力最大,又是管家的兒子。

想到那位狗眼看人低的管家,凌沐妍挑了挑眉問道:“那城主丟了東西,是誰第一個發現的?”

既是貼身伺候的,這四人必然是發現東西丟了的第一人。

她看向秋分,既然這小廝是管著城主衣物首飾的,應該是第一個人發現扳指不見了。

卻見秋分搖頭,答道:“回姑娘,是驚蟄?!?/p>

凌沐妍有些驚訝了:“驚蟄第一個發現扳指不見了?剛才依稀聽著是秋分管的貼身衣物?”

“是,”秋分猶豫著,看向奶嬤嬤。

奶嬤嬤想了想,倒也沒瞞著凌沐妍道:“這扳指能調動城內的私兵,還有錢莊十萬兩的白銀,是幾代城主積累下來的,只盼著給子孫防身,倒也沒怎么動用過?!?/p>

但是錢莊只認扳指,當初歷代的城主擔心什么人冒充子孫胡亂挪用這筆錢,所以訂下了這個規矩。

誰能想到幾代下來都沒事,反倒在這一代的新城主手里,扳指就被偷走了呢?

十萬兩對一個幾代的城主來說并不多,然而丟了扳指等于是丟了面子,所以城主才急著找回來。

“只有這些嗎?扳指能動用的,就僅僅這兩樣東西?”

凌沐妍見奶嬤嬤眼底露出遲疑的神色,卻是一閃而過,很快搖頭道:“就這些了,再沒有其它?!?/p>

知道兩個小廝在,奶嬤嬤只怕是不肯說出真相來,她倒也沒逼著奶嬤嬤開口。

凌沐妍仔細看著白露和秋分的臉,這兩人約莫十六十七歲,一張臉已經長開了,五官清晰,倒是眉清目秀。

只是兩人的額頭在燈籠之下隱隱透著青黑色,尤其是白露,青中帶著暗紅,這分明是血光之災,甚至是危及性命!

難道白露知道了什么,又或是無意中撞見了賊人,這才遭了難?

秋分也是有血光之災,這兩人怕是之后要遇上什么事了。

凌沐妍皺了皺眉,又問道:“你們兩人可是住在同一屋?”

這姑娘的問題一個比一個古怪,倒是跟扳指全無關系,白露懶得再答,秋分倒是好脾氣地道:“回姑娘,奴才二人確實是同一屋,另外還有冬至,驚蟄則是跟著管家住在角門外的小巷子里?!?/p>

作為管家置辦了一個小院子,緊挨著城主府,倒是十分體面。

凌沐妍若有所思,扳指能從錢莊取出十萬白銀,所以不是秋分管著,而是放在驚蟄那里的,難怪驚蟄能夠第一個發現扳指不見了。

“城主除了你們四人,平日最信任又見得比較多的都有什么人?”

依舊是秋分回答:“大人不喜出門,尤其愛書,常在書房里看書作畫練字。除了我等四人伺候的,也就只有管家和兩位清客常到院子來?!?/p>

“清客?”

見凌沐妍疑惑,奶嬤嬤代為答道:“兩位清客都是大才之士,可惜出身貧寒,郁郁不得志。一人的書畫極為出色,甚得大人歡喜,名為邱辛;另一人的棋藝高超,名為洛志。兩人幾乎每天都會去書房,或是一起品一品大人剛得的書畫,又或是大人的新作,又是一起對弈?!?/p>

“若是可以,這兩位清客可否也一并請過來讓我見一見?”既然兩人時常在城主身邊,又得城主的信任,她自然也是要看看的。

奶嬤嬤猶豫道:“夜深了,兩位清客怕是不好過來見姑娘,不如明天?”

“也好,”今兒見完兩撥城主院子里的下人,時辰就不早了,凌沐妍也沒強求,只讓奶嬤嬤叫另一波人過來。

白露不由驚訝道:“姑娘這就看完問完了?”

凌沐妍聽得好笑:“怎么,你們還有什么想要跟我說的?扳指不見前后,可有什么覺得不對勁的地方?”

白露搖頭,秋分也跟著搖頭道:“沒,就跟平日一樣,奴才實在不明白這扳指為何突然不見了,該是被驚蟄收在錦盒里仔細藏好的?!?/p>

“藏好了?那藏起來的地方,除了你家城主和驚蟄,可有誰知道?”凌沐妍一聽,緊接著追問。

秋分想了想才說:“驚蟄話不多,素來沉默,奴才眼瞅著他跟管家并不親近,只是未必沒有透露一二。不過扳指不見的時候,奴才瞅著驚蟄的臉色多是震驚,倒沒心虛和慌亂?!?/p>

言下之意,他并不覺得驚蟄會監守自盜。畢竟能在城主身邊伺候,這是府里多少下人求不來的事。

驚蟄能過來,也是管家三求四求,加上人也是沉默穩重,城主這才答應的。

算一算,驚蟄在城主身邊的年歲最長,又是管家的兒子,在下人里十分有威信。

能到這個位子,已經隱隱是一人之下了,就為了貪念偷了扳指,實在是得不償失,秋分不覺得驚蟄會這么蠢。

“你覺得驚蟄沒偷扳指,那么猜著會是誰?”

對凌沐妍的問話,秋分謹慎地答道:“奴才不知道誰偷去扳指,卻清楚伺候大人是莫大的福分,奴才四人怕是不會對大人不利?!?/p>

這算是婉轉地表忠心,還順道把貼身伺候的四個小廝都一并摘了去?

凌沐妍算是瞧出來了,白露脾氣爆,秋分年紀不大卻是謹小慎微的性子,不多走一步不少走一步,實在跟一個小老頭一樣嚴肅。

她笑笑道:“你的話我記下了?!?/p>

白露和秋分行禮后,兩人便離開了院子。

奶嬤嬤正打算把另外一波人領來,卻聽凌沐妍道:“不著急,嬤嬤剛才話還沒說完,如今院子里沒外人在,可否告知我一二?”

聞言,奶嬤嬤看著她嘆氣道:“姑娘只需要找到扳指就是,怎的對扳指如此刨根問底?”

“有些事問清楚了,這才能找到線索?!绷桡邋f完,又正色道:“說起來,要勞煩嬤嬤私下派人盯著白露和秋分,最好一直盯著,就連夜里都不要疏忽了?!?/p>

奶嬤嬤聽得一驚,忍不住小聲問道:“難不成姑娘瞧出來這兩人是內賊,就是他們偷的扳指?”

剛才秋分還一板一眼的表忠心,奶嬤嬤聽得心里舒服,轉眼間凌沐妍卻讓她盯著兩人,可不就覺得這兩個小廝有可疑之處?

凌沐妍連忙擺手,解釋道:“并非如此……”

她讓奶嬤嬤靠近一些,這才壓低聲音說道:“剛才我觀看白露和秋分的面相,額頭烏云密布,怕是有血光之災?!?/p>

言下之意,這是讓奶嬤嬤派人保護兩人。

奶嬤嬤心下一驚,知道凌家是以相術起價,沒想到這么小的丫頭片子,府里也沒個長者指點,就能一眼瞧出來。她半信半疑,卻也知道此事不能盡信,更不能不信。

若是真的,白露和秋分又是城主貼身伺候的,要是連累城主……

想到這里,奶嬤嬤雙眉皺得更深了,這兩個小廝素來忠心,又時常在院子里伺候,晚上還要守夜。他們兩人出事了,莫非是因為城主?

要是城主擦破一點皮,奶嬤嬤也得心疼老半天,更別提是這種可能傷及性命之事。

奶嬤嬤頓時一臉緊張地問道:“凌姑娘能知道是什么時候,那兩個小廝會不會是為了護著城主才……”

凌沐妍看著她,一臉糾結,在奶嬤嬤緊張得快要呼吸不了的時候才慢吞吞開口道:“我道行還不夠,只看著爹爹留下的手札,僅僅能看見征兆,什么時候倒是瞧不出來?!?/p>

奶嬤嬤呼出一口氣,想著這丫頭年紀不大,光靠看手札就能有這本事,已經足夠厲害,神色不由緩和了許多,慈祥地道:“老奴知道姑娘不容易,可否等會去看一看城主,不然老奴今晚怕是要睡不著了?!?/p>

“嬤嬤莫慌,今兒我見城主福氣縈繞在身,有幾代城主的功德保護,自是無礙的?!?/p>

聽了凌沐妍這話,奶嬤嬤稍微松口氣,一顆心卻依舊七上八落的,說什么都讓她去見一見城主。

凌沐妍被她磨得無法,只道:“先把這一波下人都看了,我再去拜見城主?!?/p>

“好好好,”奶嬤嬤叫來春花,吩咐她去跟城主送個口信,只說等會她要帶著凌沐妍去院子里拜見。

春花有些詫異,這天色已經完全黑了,凌沐妍一個未婚的小姑娘這時候跑去城主的院子,實在多有不便。

奶嬤嬤素來管束得嚴厲,別說入夜,平日伺候的丫鬟若是年紀大些,都打發到其他院子里,不讓她們湊近城主。

怎么今晚奶嬤嬤倒是不顧規矩,把凌沐妍帶過去?

小說《女相師》 第八章 血光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娛樂圈小說
  2. 靈異小說
  3. 豪門小說
  4. 貴族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淘宝快3qq群